欢迎访问民权法制网官网!
区域: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陕西 甘肃 宁夏 新疆 青海 山东 安徽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江西 湖北 河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云南 贵州 重庆 四川 西藏
当前位置: 名家访谈 >

王家安:两行楹联,一窥甘肃八千年文明

时间:2021-04-11     来源: 未知
甘肃王家安:两行楹联,一窥甘肃八千年文明

 

二十岁时,他开始楹联创作研究;如今三十岁的他,为自己拟定了未来二十年,乃至五十年的研究计划。最终目的是,以两行楹联,一窥甘肃八千年文明。

王家安,甘肃天水人,中国楹联学会理事、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,对联文化研究院副秘书长,中国青年楹联研究会会长,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甘肃省诗歌创作研究会副会长。

上大学时,王家安热心社团文化,创建了西北地区第一个高校楹联社团,并联系全国仅有的四个高校楹联社团,发起成立“全国大学生楹联诗词联盟”,创建了我国第一个青年楹联诗词网络交流平台。他组织社员参加各种活动,许多人在全国楹联比赛中崭露头角。

这些年,他累计发表楹联作品2000多副,参加各类国家级、省级比赛获奖300余次,诗词、对联入编100余部典籍,并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等多次发表,有楹联作品在13省市景点场所刻挂,连续13年获得“中国对联创作奖”。应邀担任央视春晚征联、中国对联甘棠奖等30余次全国征联评委,参与中宣部组织的“百位共产党人小传”“时代英模”等主题创作活动,出版有《当代联坛青年五人作品集·王家安卷》。

2012年,王家安诗词作品参与“写给‘神九’航天员的一封信”征集活动,成为甘肃地区唯一入选作品,作为全国人民寄给航天员的长信之一,登上神九飞船,在太空展示。作品《步蟾宫·寄语神舟》是这样的:

长河远去苍茫宕,风云起,正当逐浪。冲霄万里瞩神舟,看戈壁,旌旗向上。

飞天广袖昆仑望,莫负此,江山屏障。而今信步揽星河,再待我,凯歌传唱。

2015年,王家安结合历年收集的楹联资料,组织30余位专家编委会,带头编纂了甘肃历史上第一部古今对联集成《甘肃对联集成》。

2017年,他发现新版初中《语文》教材对甘肃名家黄文中西湖天下景联的错误表述,促使人民教育出版社予以更正。

2019年,他担任中央电视台十集大型纪录片《楹联里的中国》文学统筹,参与了该篇全部脚本的审定工作。

2020年,他出版首部楹联纪年著作《黄文中楹联纪年》,为有“陇右才子”之誉的近代联家黄文中“树碑立传”,为此他历时五年,查阅千余种资料,同时还赴多地开展田野调查,填补了许多研究空白,被《中华楹联报》评为当年十大楹联新闻之一。

为研究楹联,他已收藏各种楹联图书2000余册,其中清代及民国楹联古籍300余种。目前已收集到明清以来各时期楹联文献资料近万种。他最引以为豪的藏品是清道光二十年(1840年)梁章钜《楹联丛话》桂林初版本,该书被誉为“楹联学开山之作”,影响巨大,但据了解全国已知完整的只有五套,王家安所藏即其中之一。

作为甘肃成长起来的联家,王家安热爱家乡丰厚的历史文化,多年来始终致力于发掘整理甘肃楹联文化资源。他撰写《刘尔炘先生的楹联艺术成就》一文,对兰州近代名流刘尔炘楹联艺术进行全面总结评价,奠定了他作为“陇上联圣”的历史地位。

王家安部分楹联作品欣赏

拂剑我长吟,教碧血屠龙,金樽倚鹿,万代江湖同笑傲;寻书天渐晚,恰苍原跃马,皓雪飞狐,一楼神采共参详。——浙江海宁金庸书院藏书楼

秦峰旧影,昆剧新歌,最流连灯火千家,桑梓当能辉大义;明月襟怀,清风骨气,都付与兴亡一语,江山难忘是先生。——江苏昆山顾炎武故居

水月起时,听石头说法;山花落处,有童子翻书。——山西五台山善财洞藏经楼

一廊临胜境,欲以烟云酬壮志;万里阅惊涛,长将风物瞩神州。——兰州兰山长廊

对话王家安——跃入楹联领域,不惜为此“皓首穷经”

记者:据说你和金庸先生还有一段不解之缘,那是哪一年的事?

王家安:2011年,一代武侠小说宗师金庸先生故里浙江海宁新建的金庸书院落成前,面向海内外征集书院门联。在数以千计的投稿中,我有幸拔得头筹。应邀参加落成典礼时,金庸先生因身体原因未能出席,他通过书信对悬挂的匾联表示赞赏。金庸的特别代表,其胞弟查良皓在为我颁奖时说:“金庸先生对你写的这副对联十分赞赏。”这让我大受鼓励。因为金庸是我仰慕的大家,他的武侠小说对我影响也很大。

记者:发现人民教育出版社《语文》教材的对联错误,这可以说是楹联界的一段佳话,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?

王家安:《兰州晨报》的读者对此应该记忆犹新,报道是晨报首发的,后来经百余家媒体转载追踪,促成了教材的更正。晨报相关报道后来还获得“甘肃新闻奖”。事情大概是这样的:2017年,我发现新版初中七年级《语文》教材误编了黄文中西湖天下景联。我立即联系黄文中女儿黄国梅女士联合上书教育部,并梳理、举证了民国以来有关这副楹联的数十种证明材料,包括我收藏的五十几张这个亭子不同时期的老照片,最终促使教育部专家承认错误,人民教育出版社向我们

来函表示感谢,并在次年再版教材时予以更正。当时有一位教育专家说:“时不时能看到有人指出教材哪里不对,但毫无争议地让专家组信服并促成改正的,近年来好像就这一次。”

记者:你在楹联研究领域的成就引人注目,通过什么渠道搜集到这么多楹联资料的?

王家安:我用业余时间,走访古玩旧书市场,利用外出机会拜访各地文化名人,又经常关注各类收藏网站。要完成这些并非易事,仅经济上就要很大支出。平日里只能勤俭度日,将有限的钱都用在购买资料上。即便这样,很多资料还是遗憾错过。说起我那套桂林初版本《楹联丛话》就很波折,我最早发现有人网上售卖,价格太高,可就在犹豫之间,卖家告诉我书已出手给广东一位藏家。自己做梦都想得到这套书,没想到有生之年有机会见到,还给错失了。半年后,我竟然得知有人又在出售此书,还就是我错过的那套。一番交流后才知,此书在我错失后,又从广东流向北京,再从北京到四川,跑了大半个中国,终于到了我的手里,不得不说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”。

记者:收集到资料后,除了用于研究外,还有什么想法?

王家安:有的,我觉得资料只有让更多人使用才有价值。2012年我就在楹联界倡议,创

建楹联图片数据资料库,启动楹联文献数字化工程,为保护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做长远打算。

记者:楹联是中华文化的代表,现在如何在青少年中普及楹联知识,弘扬这传统文化?

王家安:这些年,我们为普及楹联知识,推出了楹联进校园活动,在兰州、白银、甘南等地的学校,悬挂对联,给学校办楹联讲座,培养楹联教师,起到了一些作用。最近,教育部发文,明确在中学课堂引入楹联欣赏与创作的内容,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国家层面的教育方案首次将楹联正式引入课堂,我得知消息后很兴奋。有了这个政策支持,下一步在推进楹联进课堂、举办青少年楹联文化活动方面,还能大有作为。

记者:听说你在《甘肃对联集成》之后又有了新的计划?

王家安:目前,正在着手《甘肃楹联史》的撰写,同时,计划陆续整理出版甘肃历代名家联稿丛集。由于各方面原因,甘肃悠久灿烂的楹联文化,如同许多优秀文化资源一样,缺乏整理和推介,我想通过这些书稿,能让更多的人以两行楹联,一窥甘肃八千年文明。今年还有一项重点任务,就是在甘肃省纪委公众号“啄木鸟”开办了“清风联厉”专栏,每天赏读一副历代名联,也是希望借此向更多人传播优秀楹联文化。